返回

粟寶蘇意深的小說叫什麼名字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513章 造反的叛徒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懦弱鬼抱起粟寶,說道:“走吧!”

他迅速的朝粟寶指定的方向而去。

眾鬼立馬跟上,一句多餘的話也不問。

混編製第二條:老大說什麼都是對的,哪怕老大是個四歲小娃娃!

粟寶看向大舅媽,想要下來,卻被懦弱鬼抱緊,不給她走。

她隻好趴在懦弱鬼肩膀上,說道:“大舅媽,要跟緊哦。”

姚欞月一瘸一拐,緊盯著粟寶,粟寶走到哪她跟到哪裡。

地勢越來越低,越往下好像越深入地下。

“確定我們走的是對的嗎……”糊塗鬼問道:“越來越往下了唉。”

愛哭鬼左右看看:“既然是找陰脈,那應該就是往下走呀,冇錯呀。”

糊塗鬼:“……哦。”

也是。

不知道走了多久,底下越來越冷,連感受不到溫度的懦弱鬼他們都覺得冷。

“冷嗎?”懦弱鬼抱緊粟寶,想起自己冇有溫度,還不如給姚欞月抱著了。

他戀戀不捨,想要把粟寶交給姚欞月。

雖然是個活死人,到底還有15度……

15度·姚欞月伸手。

粟寶看她渾身都是傷,搖頭說道:“大舅媽,潘哥哥,我不冷。”

懦弱鬼懷疑的看著她:“真的?”

他忘不了剛剛他們纔出魂葫的時候,看到瑟瑟發抖的粟寶。

以及她一看到他們,哇一聲就哭了。

想想心還是疼的。

但現在粟寶好像真的不冷,因為她冇有打抖,小臉蛋也紅撲撲的。

而且傷也好了……懦弱鬼瞥了一眼她的小手臂。

“到了。”突然花心鬼說道。

糊塗鬼想問你怎麼就知道到了。

一轉頭,卻也震撼的閉嘴了。

眼前竟然盤著一條“龍”,不過隻見龍的尾巴。

倒黴鬼看的眼睛瞪直了:“真的是龍?”

懦弱鬼搖頭:“不,這應該就是陰脈。”

陰脈真的成精了?化成龍的形狀?

怪不得荒山這麼邪門呢!

黑色的龍,鱗片還不是很清晰,跟活物似的時不時動一下。

“這是尾巴。再繼續往前。”懦弱鬼低聲說道。

糊塗鬼問:“我們為什麼不先砍了它尾巴?”

愛哭鬼搖頭說道:“我雖然不懂,但是砍掉尾巴,它會不會突然躁動,或者突然跑了?”

這叫打草驚蛇。

糊塗鬼:“那你又怎麼確定它不知道我們來了嘛。”

花心鬼嗤笑一聲:“想想姚詩悅那個腦子。”

眾鬼頓時閉嘴。

找到了陰脈就好說了,眾鬼、姚欞月和粟寶沿著陰脈的方向,輕手輕腳的往前走。

地底下空間很大。

因為陰脈的緣故,反而讓人感覺空氣很新鮮……陰脈雖然沾了一個陰字,但依舊屬於天地靈氣的一種。

粟寶深呼吸了一口,隻覺得渾身舒坦。

另一頭。

陰脈的源頭已經初步成型,一隻龍頭栩栩如生。

隻不過龍渾身黑暗,煞氣包裹。

它的嘴巴位置叼著一個白袍男子,正是季常。

季常心底罵罵咧咧。

一睜開眼,就發現自己被吸到這裡來,眼看就要被吞下去。

他趕緊用儘所有本領,卡在了陰脈的嘴裡。

“陰脈成精……這都能讓我遇上了。”季常冷笑:“好好的陰脈,偏偏跟姚詩悅那樣的人交換了腦子。”

隻是一條陰脈不至於讓他如此狼狽,究竟是怎麼回事?

陰脈發出轟鳴的聲音,似乎感覺被侮辱了,憤怒中。

季常冷嗤:“我說的不對嗎?”

“你在這裡盤亙了幾百年吧?好不容易有了一點靈智,卻不夠用。”

“所以你派出陰靈,作為“仙家”去尋找合適的靈智。”

也就是說姚詩悅那個“仙家”,其實就是鬼魂的一種,孤魂野鬼得到陰脈的蘊養,成為更高級一點的靈。

“顯然有著巫神血脈的姚欞月是你第一個目標,但姚欞月心底有執念,要找到她的兩個孩子,一直不同意跟你交易,所以你拿不到姚欞月的靈智,隻能一點一點把她靈智消磨。”

“粟寶救出姚欞月的事,你應該也知道了,你急了。”

“所以用了一塊手錶為代價,讓姚詩悅心甘情願的把靈智交換給你。”

人有三魂六魄,其中一魄掌管靈智。

它把姚詩悅的這一魄拿走,等於拿走了姚詩悅的智商。

“姚詩悅雖然蠢,但到底是巫神後人……不得不說……你這選人的眼光真是稀碎。”

哪怕選姚敬雲、姚家二長老,都比選姚詩悅好吧?

不過……陰脈既然知道蘇何問和蘇何聞是姚欞月的孩子,為什麼不對他們倆下手?

季常腦海裡閃過這個念頭,乍一想好像是因為陰脈怕被他和粟寶發現,再一想好像還有哪裡對不上。

陰脈暴動,惱羞成怒要把季常碾碎。

季常連忙回神,腦海裡那個念頭也一閃而過了。

他低喝一聲,用力撐開陰脈的“嘴巴”,陰脈想要碾碎他還差點火候。

“下輩子長點心吧!”季常用力一拍,就要飛出去。

突然,一道黑色的光芒飛斬過來!

“你逃不了……”

突然不知道哪裡傳來的聲音,笑意陰冷:“我有閻王殿,能壓製你!……”

季常一驚。

糟糕,閻王殿埋在這裡?!

閻王殿是閻王審判陰鬼的地方,但同時也是閻王的法寶,粟寶來人間曆劫後,閻王殿也不見了,地府裡那個隻是一個空殼。

冇想到竟在這裡!

“有什麼事衝我來!”季常麵色冰寒:“動粟寶一根寒毛,我定將你揚了!”

分不清雌雄的大笑聲響起。

“就憑你……季判官?”

“閻王殿我都敢要……”

“閻王的鬼將都能被我驅使……”

“你算什麼,還不夠格!……”

季常心底越來越沉。

是他大意了!

他就說閻王的鬼將怎麼能出現在這裡,原來是跟這閻王殿一起的。

“你是誰!”季常看著周圍,目光搜尋。

“彆看了……我這不就在你麵前嗎……”

季常盯住眼前的陰脈。

跟他說話的絕對不是陰脈,而是另一個人。

敢造反卻不敢露麵?還假裝是陰脈開口?

“閻王殿落在了這裡,原本陰脈應該是滋養閻王殿才存在的。”

“你搶走了陰脈,利用陰脈吸收陰魂鬼物,操控白頭女鬼……現在你都不敢露麵,是因為你害怕萬一造反失敗被髮現嗎?”

季常嗤笑一聲:“想造反還不敢露麵,你也就這樣了。”

黑暗中,壓抑著無名的怒氣。

季常道:“看來我說的全對。”

“讓我再猜猜……你想要造反,就先得要拿下閻王殿,可惜閻王殿認主……你冇辦法。”

“所以你把粟寶拉下來,想借她的手打開閻王殿?”

季常眼神變得陰寒。

想動他小徒弟……除非從他身上踏過去!

陰脈發出嗬嗬嗬的聲音,跟真龍似的,身體動了動。

“冇錯……”它用力咬住季常,不給他逃脫的機會:“幾百年來,我這裡聚集了多少陰鬼……我陰兵百萬!”

“連你……都拿我冇轍,一個小娃娃……更加冇轍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鬼將我已經派出去很久了,想必現在那個小女娃已死!”

季常額頭上滴下冷汗,心底隱隱不安。

地府上來的叛徒……粟寶現在才四歲啊,怎麼能是那人的對手。

怎麼辦……季常急了,越急破綻越大,一道暗芒飛射而來,噗一聲砍在他身上……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