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從海賊開始燃燒世界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四百一十二章 戰國的無恥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囂張,但確實很提氣勢。有一種任你千軍萬馬的感覺。

戰國眼神複雜的看著革命軍的幾個人,內心非常感概。這都是大海上最傑出的人材。

龍也算是他們老一輩看著長大的,從他叛逃出海軍,追尋自己的理想的時候,他就知道,以龍的天賦,他們終究會有這麼一場見麵的。

無非是早點晚點的問題。

至於另一個核心人物,諾亞。

太年輕了。這明明是屬於下一個時代的強者,以蠻不講理的方式闖入這個世界。給世界帶來了新的方向,新的思想。

戰國認為如果他自己不是海軍的話,也會非常佩服這麼一位偉大的思想家和戰爭藝術家。

是的,戰國非常認可諾亞的成就,他的所作所為都應當被記載進曆史。

連被兩次被諾亞重創的赤犬都認可這一點,這個對手狡猾,陰險,但是個人物。

不論海軍內部多麼憎恨和厭惡這個攪動大海的惡魔,都不得不承認,諾亞和其他人真的不一樣。

他最強大的不是武力,而是他的思想。

像是病毒一樣的思想傳遍了整個大海。思想是不會畏懼槍炮的恐怖兵器,它冇有實體,又無處不在啊。

不過,你該落幕了,革命燈火!

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,這是海軍和革命軍第一次麵對麵的交鋒。

所有人都好奇,一開始會有什麼樣的對白,會不會如同話本中一樣的傳奇。

而革命軍這邊的視角也插入了轉播的畫麵,在整個戰場之上,摩爾岡斯一共安排了十幾個不怕死,還有點戰力的攝影記者,以及固定機位,論敬業,世界經濟新聞報確實厲害。

戰國作為總指揮,淡定的拿著擴音電話蟲。

戰爭已經開始了。他要在短兵相接之前擊潰革命軍的鬥誌。

至於諾亞他們可以陪他戰鬥到哪個程度,戰國很期待。

“革命軍,罪大惡極,殺戮世界貴族天龍人,攻打聖地瑪麗喬亞,擅自研究曆史正文,

劫掠世界政府天上金,擊殺世界加盟國國王23位,組建非法政體南海聯邦,非法侵占南海海域,非法攻占南海海軍基地,煽動無知民眾造反,”

長達五分鐘的時間裡,戰國語氣平靜的一條一條的念著革命軍所犯下的罪行。

看著直播的五老星眼裡也閃過一模異色,這戰國,還是早點卸任對雙方都好,佛之戰國?冇有慈悲,隻有智慧啊。

“不好,革命軍危險了!”

紅髮看著鏡頭裡平靜的戰國感到一絲心寒。他也感覺到對方的用意。

其他大勢力都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,真正的人傑都明白了海軍元帥的險惡用心。

這就是戰國的陽謀,革命軍的那套理念確實在蠱惑人心上十分厲害。

若是辯論,即便兩個戰國也贏不了。

海軍的正義敵不過普通人的樸素的正義,這是他當上海軍少校的時候就明白的道理。

所以世界政府這次來不是來辯論的,是來審判的。

以統治大海800載的威勢給這次征討行動背書,以法律給海軍的士兵增添決心,削弱革命軍的氣勢。

果然,在他的感知裡,對麵如同銅牆鐵壁一樣的精神防禦有了些許的鬆動。

不論稍後諾亞他們如何做,都逃不出他的算計。

革命軍爭論,就是在世界政府法律的框架下爭辯,格局就小了。

不爭論,繼續講革命軍的理念,就是顧左右而言他,不正麵對決,就是自己卸了氣勢。

一言不發更好,默認自己犯了罪行,三種結果,哪一種都是劣勢。

這隻是第一重。

第二重就是激怒革命軍的高層,讓他們失去理智。

任誰一生的付出,在世界政府口中隻是一條條罪名,都會憤怒吧。

但凡亂了心緒,在接下來的戰鬥中必然會弱了一籌。傾覆之戰,一線之隔,就是生與死。

比如龍在戰國唸到非法入侵魔穀鎮的時候已經是暴怒無比,周身狂風乍起,恨不得把戰國撕成碎片。

自己最好的朋友,可以互相交付生命的戰友伊萬科夫,隻是一個非法入侵魔穀鎮的罪行給帶過了。

他知道這是戰術,但依舊控製不住心潮起伏。其他乾部也有相同的感覺。

藤虎握著自己杖刀的手在嘎吱作響,他帶出來的學生已經有人犧牲了,無數為了信念犧牲的人都不該受到這種侮辱。

戰國,你這個虛偽的傢夥!標榜什麼正義!

“總計378條,現執行世界政府令,對革命軍發出最高屠魔令!革命軍!認不認罪!”

唸完最後一個字後,戰國非常冷靜的看著革命軍的反應,那些恨得咬牙切齒的乾部根本不是他的目標。

他隻關注諾亞的反應,這位纔是革命軍的靈魂核心。

看到諾亞陰沉著臉,殺氣外溢,氣勢沉重的時候內心鬆了一口氣。

總算有了效果,將對方的氣勢牽製住了,這才隻是第一個設計而已,不知道你能走到哪裡。

現在就等諾亞的回覆了。看看他會落入第幾重陷阱。

對不起了,年輕人。這就是大海,這就是戰爭。

他是海軍元帥戰國,君臨天下之正義。為了正義,他能做的事情會超出所有人的想象。

戰場之上的智將戰國就是這麼可怕的人物,敵人總是會被他玩弄致死。

當戰國講完之後,所有人都看向了革命軍,看向了諾亞。

無數大勢力和老油條們都反映了過來,戰國這一招有多麼陰損毒辣。

遠在馬林梵多的卡普看著自己兒子痛苦的表情,也很是無奈,革命軍第一關就不好過啊。

諾亞在戰國開口之後就知道不好,這個傢夥的切入點是他冇有想到的。

他也以為在這種場合裡,會有雙方一次理唸的碰撞,這一點他非常自信,兩個戰國都不是他的對手。

可是,敵人的智慧超出了他的想象。敵人的陰損也出乎預料。

不止龍壓抑不住自己的脾氣,諾亞自己也壓不住了。

聽著那一條條的罪行,彷彿看見了在魔穀鎮犧牲的伊娃,在瑪麗喬亞犧牲的潘菲洛夫,在世界上每一個角落裡都可能有自己的戰友犧牲。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